?? 玩转诈金花单机游戏:重生都市狂少,仙界巨梟重生地球,卻意外背上了桃花債…… - 诈金花真实游戏|单机版多人诈金花

重生都市狂少,仙界巨梟重生地球,卻意外背上了桃花債……

第一章:喪盡天良

“孽畜,竟敢做出這等喪盡天良之事!”

剛剛恢復意識,張恒就聽到了一聲飽含著痛心和失望的怒斥。

他朦朦朧朧的睜開眼,發現周圍站滿了人,他們的臉上或是憤怒,或是戲謔,或是嫉恨……最前面的是一個貌似威嚴的中年人,他怒容滿面,猶如一頭發怒的獅子。

這是哪?

記憶如同開閘的洪水一般涌入了他的腦海。

張家是靜海市數一數二的大家族,這具身體的主人也叫張恒,正是張家的下一代繼承人。這個家伙是標準的豪門惡少,吃喝嫖賭,不學無術,也不知道做過多少荒唐事……而如今,他居然犯下大錯。

“原本以為你就算再怎么不成器,也好歹有幾分人性,沒想到你竟然如此大逆不道,你對得起你死去的大哥嗎?”一個身材瘦削的中年人說著,眼里滿是厭惡。

這個人叫張承安,是張恒的二叔。

“禽獸不如,根本不配做張家的繼承人!”一個和張承安有幾分相似的年輕人冷冷說道。

他叫張遠,是張承安的兒子。

看著這兩個人,張恒心中涌出強烈的恨意,這是屬于身體原主人的執念。

他壓根就沒有打過許芷晴的主意,是張遠對他和許芷晴設局陷害,不然的話,張恒根本就沒有機會。

張恒蘇醒后,立刻反應過來自己闖了多大的禍,然而已經晚了,張承安父子已經帶著所有人沖了進來……這個不成器的敗家子當時就被嚇死了,而另一個世界的張恒,卻是鳩占鵲巢,借用他的身體重生。

下意識的,張恒看了眼邊上的許芷晴。

饒是他修行千年,但這許芷晴的姿色還是讓他眼前一亮,肌膚潔白如雪,顏如舜華,肌若凝脂,氣若幽蘭,渾身上下洋溢著一種如夢似幻的美感。

她也看著張恒,眼里充滿了怨恨。

她剛剛過門,還沒有來得及洞房,新婚丈夫就離奇死亡,原本就已經孤苦無依,卻又遭遇到這樣的事情。

“逆子,你還有什么好說的?”最先說話的中年人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他叫張承業,是張恒的父親,也是張家這一代的家主。

“我是被人陷害的?!蹦涿畹木砣胝餉匆懷》漬?,張恒的心情自然不會好,倘若他能有十分之一,不,哪怕是萬分之一的實力,也能夠輕松解決眼下的麻煩。

可眼下,他因為渡劫失敗,兵解重生,來到了陌生的地球,一身修為,早就消散,就憑他現在孱弱的身體,殺只雞怕是都難,所以他只能無奈辯解。

這種辯解,顯然很是蒼白。

“都這個時候了,還當眾撒謊,真是沒救了?!閉懦邪怖淅淥檔?。

張承業失望的看了張恒一眼,痛苦的閉上了眼睛。

“他不配做張家的繼承人!”

“這種喪心病狂的禽獸,簡直是張家最大的恥辱?!?/p>

“滾出張家,我們張家沒有這種畜生!”

或許是早就安排好的,又或許真的是犯了眾怒,所有在場的張家人紛紛開口,聲討著還光著屁股的張恒。

“這是個陰謀……”張恒眼中涌出一抹寒意。

他和原來那個張恒的記憶漸漸融合,漸漸地,也有了張恒的感情,這個敗家子,生前最大的執念就是洗清冤屈,讓陷害他的人不得好死!

不得不說,這對于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張恒來說并不難,他只需要一點時間來恢復修為,然而現在,他最缺的就是時間。

他可是知道的,張家這種大家族規矩森嚴,像是這種情況,就是直接被打死,那也合情合理。

生與死,全在張承業的一念之間。

“大哥,莫非你還要包庇這個孽障嗎?”張承安眼中閃爍著陰狠的光芒。

“若是家主徇私枉法,我等不服!”

很多張家人開口,分明是要把張恒置之于死地。

看著這些人,張恒的眼神愈發森冷,他堂堂仙尊,竟然淪落到被這些凡夫俗子指指點點的地步!

“放心,我不會包庇這個孽畜的!”張承業復雜的看著自己的兒子,深吸一口氣,咬牙說道:“我決定,將張恒逐出張家,從此以后,無論生死,和張家再無瓜葛!”

咝!

很多人倒吸一口冷氣,沒想到張承業居然這么狠。

要知道張恒就是個五毒俱全的敗家子,并且之前還仗著張家的少主的身份,得罪了不少人,把他逐出家族,基本上就等于把他逼上了死路。

“家主英明!”

很多人稱贊,緊接著幸災樂禍的看向張恒。

事實上,張承業也在看著自己這個不成器的兒子,讓他意外的是,這個膽小懦弱的逆子,在得到如此殘酷的判決后,竟然很是平靜,他的眼神就像是一潭死水,根本就猜不透他此刻的想法。

張恒起身,慢條斯理的穿著衣服,絲毫不管眾人嘲弄的眼神。

穿好后,他看向蜷縮在角落的許芷晴,嘆息說道。

“我會負責的?!?/p>

這句話在許芷晴聽來,毫無疑問是巨大的羞辱。

“滾!”

張恒仰天大笑,最后看了眾人一眼,卻是大踏步的離開了張家。

眾人漸漸散去。

書房之中。

“爸,就這么輕易地放過這小子?”張遠低聲詢問。

“放心,他活不了多久的?!閉懦邪怖淅淥檔?。

……

被逐出張家,對于曾經的張恒來說無異于晴天霹靂,但現在,卻是不算什么。

當務之急,自然是恢復修為。

張恒已經發現,這個世界靈氣稀薄,根本不足以支撐他修煉,尤其是城市之中,更是處處渾濁。

他從張家凈身出戶,銀行卡那些肯定是不能用了,摸了摸口袋,還有個幾百塊錢,這是他最后的財產了。

他叫了一輛出租車,停在了市郊的山腳下。

遠離城市,靠近大自然,果然靈氣濃郁了許多。

他徒步進山,越往里面走,靈氣越是濃郁。

“這個身體實在是太廢物了……”才走了半個多小時,張恒就累的氣喘吁吁,要是換到他那個世界,怕是連一天都活不下去,光是那些兇惡的妖獸,都足以致命了。

走不動了,他干脆不走,而是盤膝坐了下來。

對于一般修行者來說,修煉要重要的就是是靈根。

靈根就是天賦,這具身體是標準的廢柴體質,別說是修仙了,就是練武都夠嗆。

但這對于張恒來說,卻并不是問題。

他所修行的功法,來自于一個古老的傳承,對靈根沒有任何要求,但卻需要無窮無盡的靈氣。

他修行一千多年,就成為了高高在上的仙尊,正是靠這門功法,但有利也有弊,這門功法越到后邊,所需要的靈氣數量越是恐怖……

但這對于現在的他來說,卻是不需要擔憂那么多。

深呼吸后,他沉下心來運轉功法。

漸漸的,林子里變得安靜了起來,所有蛇蟲鼠蟻都預感到了危險,倉皇的逃竄。

一刻鐘后,狂風大作。

在這片樹林的上空,毫無征兆的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,其中蘊含著吞噬萬物的可怕氣息,一縷縷靈氣匯成細流涌入其中,一顆顆樹木,小草,全部開始泛黃,枯萎,生氣被抽離……

又過了一刻鐘,林子里又恢復了平靜,張恒緩緩睜開眼。

“練氣一層,總算有些自保之力了?!?/p>

他打坐的百米范圍,已經沒有任何生氣了,所有的草木全部枯萎。

張恒搖了搖頭,朝著林子外邊走去。

這種方法只能用一次,要想再有突破,必須得尋思別的門路。

就在他即將走出山林的時候,忽然間聽到了一陣呼救聲。

他駐足停留,抬眼望去。

不遠處,一個穿著白裙子的女人正朝著他這個方向狂奔而來,一邊跑,一邊喊著救命。

而在她背后,有一群人追趕。

因為突破到了練氣一層的緣故,張恒的視力得到了百倍的加強,即使是隔著夜色,也能輕松看清楚女人的面貌。

這一看,卻讓他有些吃驚。

鵝蛋臉,大長腿,馬尾辮,還有那一顆標志性的美人痣……不正是洛依然么?

又是一個在敗家子張恒的記憶中留下濃墨重彩的女人。

洛依然,是洛家的大小姐,地位不在敗家子張恒之下,并且從小就聰明,長的又是國色琉璃,是標準的天之驕子,而這敗家子,偏偏看上了這女人,在學校里追求未果后,央求著張承業給他提親,結果不僅沒成,反而被洛家羞辱。

洛依然更是揚著脖頸,傲然說道:“就算是嫁給一條狗,我也不會嫁給你!”

很顯然,她是看不上惡少張恒的。

從那以后,敗家子消沉了一些天,之后更加墮落……

靠近后,洛依然看到了張恒,眼里先是詫異,繼而露出喜色:“居然是你這個廢物,快,給我攔住他們!”

第二章:救美

很顯然,洛依然遇到了大麻煩。

張恒沒有打算出手,他覺得這件事情和自己無關。

修行界要比地球殘酷一萬倍不止,每一天都有數不清的生命凋零,修行千年,張恒早已見慣了生死。

“他竟然見死不救……”洛依然先是憤怒和失望,繼而則是嘆了一口氣。

我真是昏了頭了,居然指望這個敗家子救命……

洛依然搖了搖頭,她早已跑不動了,干脆站在原地,眼里蒙上了一層絕望。

“這個敗家子的眼光不錯……”張恒打量著洛依然,美人落難,倒是別有風情,這分姿色,倒是和許芷晴不相上下。

追兵很快到來,十幾個人,穿著黑色的外套,肌肉發達,身上散發著兇悍之氣。

“洛小姐,你還是省點力氣吧,不要讓兄弟們為難?!繃焱分巳嗨?,臉上有一道猙獰的刀疤,他的目光肆意的在洛依然身上打量。

“你們知道我的身份?!甭逡廊環路鴇淞爍鋈?,方才的絕望一掃而空,眼里竟然露出威嚴之色:“敢動我,洛家不會放過你們!”

洛依然雖然年齡不大,如今更是落魄,但她突然爆發出的威嚴,卻是女王氣場十足。

這群人,下意識的變了臉色。

但沒過多久,就聽到了接二連三的笑聲。

“洛家當然厲害,但可惜,死人是不會說話的,洛家怎么會知道是我們動的手?”刀疤男有恃無恐的說道。

“你們要殺我?”洛依然臉色微微蒼白,她方才的威嚴,本就是強撐,此刻土崩瓦解,立即露出她柔弱的一面。

嘴唇微張,身子輕顫,眼神更是楚楚可憐。

真正的美人,一顰一笑,一個舉手投足都滿是風情。

“實話說,洛小姐這樣的美人,我也是頭一回見,要殺你,還真有些不忍心呢……”刀疤男目光灼熱,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,他不可能不覬覦洛依然的美色。

看著她暴露出的些許春景,刀疤男吞了吞口水。

“大哥,邊上這個小子怎么辦?”有人問道。

刀疤男的遐思被打斷,他回過頭,看了眼張恒。

其實他早就看見了張恒,只是卻沒有放在心上。

以他豐富的經驗來看,這個小子腳步虛浮,臉色蒼白,皮膚細嫩,一看就是個弱雞,壓根沒有任何威脅。

“給他一個痛快!”刀疤男滿不在乎的吩咐道,一個弱雞而已,隨手捏死就是,誰讓他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事情呢?

做出了決定后,刀疤男便將此事拋在了腦后,他的眼神變得森冷,一步步的朝著洛依然走去。

“洛小姐,該上路了?!彼鲆話遜嬡竦呢笆?,死死的盯住了洛依然。

洛依然幾乎嗅到了死亡的氣息,她的呼吸急促起來,眼角有淚珠滑落。

這一刻,她不是什么洛家的大小姐,也不是天之驕女,無數人心中的女神……她只是一只待宰的羔羊。

然而就在此刻,忽然間響起一聲慘叫。

刀疤男回頭,臉色大變。

他的一個身高足有一米九,體重二百五十多斤的兄弟,像是個破布口袋似得被拋飛了出去,連續撞到了幾根樹枝后,才終于掛在了一棵大樹的枝椏上。

“我不想多管閑事?!?/p>

張恒雙手插兜,散步一般悠悠走來。

“只是你們非要找死,那我也沒有辦法?!?/p>

他的確無心摻和,可是這群人竟然動了殺他的念頭,這自然是不能容忍的。

不管閑事,并不代表著他怕事。

“我看走眼了,沒想到這小子居然是個硬茬子!”沒有人知道刀疤男此刻心中的驚駭,一個一米九,二百多斤的壯漢,就這么被拋飛出去,這得需要多大的氣力?他眼神無比凝重,指著張恒厲聲道:“滅了他!”

這群人是經過訓練的,一聲命令后,幾乎同時拿出了武器。

他們猶如一群餓狼,很是充滿侵略性的將張恒包圍。

沒有一個人是善茬,每個人的手上都沾滿了鮮血,這是一群亡命徒……他們刻意露出兇惡的眼神,眾人聯合起來,形成了一種足以把普通人嚇得尿褲子的可怕氣場。

“螢火之光竟敢與皓月爭輝?”然而這對于張恒來說,不過是笑話。

他曾經與魔道巨梟生死搏殺,曾經與魔女品茗飲酒,曾經深入魔窟……他所遇到的每個魔道修行者,或是敵人,或是友人,每個人都做過屠城,甚至屠殺一國生靈的事情,他們的氣勢,那才真是煞氣滔天。

張恒只是邁出了一步,但就這簡簡單單的一步,卻是讓他仿佛變了一個人。

他的面上依舊沒有什么表情,但是一種無形的氣勢,卻是轟然而出,瞬間摧毀了所有對手的精神世界!

就好像一瞬間,他們的腦海中刮起了可怕的龍卷風,將他們的所有記憶,所有思緒,全部攪得七零八落!

有人捂著腦袋抱頭痛哭,有人神色呆滯,有人嘴角滴著口水,時而哭時而笑,儼然變成了白癡。

根本就沒有動手,就解決了所有的麻煩。

洛依然神色呆滯,她不明白發生了什么,她只知道,眼前的張恒給她一種異樣的感覺。

就好像是,情不自禁的敬畏?

“你,你用了什么魔法?”刀疤男的世界觀瞬間崩塌,他不是沒有經歷過大場面,但是方才發生的一切,卻是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疇。

緩緩走來的張恒,在他看來,就好像是地獄中爬出的魔神。

他猛地撲了過去,一把抓住洛依然,匕首架在他雪白的脖頸上。

“別過來,再過來我殺了她!”他尖銳的吼道。

張恒恍若未聞,繼續走來。

“我會殺了她,我真的會殺了她??!”刀疤男劃破了洛依然的肌膚,有殷紅的血線浮出。

“你弄錯了一件事情,我出現在這里,并不是為了救她?!?/p>

張恒越走越近,淡淡說道。

“我本不想多管閑事,是你們要找上我?!?/p>

“你要殺她,盡管動手,她的死活,與我無關?!?/p>

“動手吧?!?/p>

聽著張恒平靜的話語,刀疤男心中一片冰冷。

他可以確信,張恒沒有說謊,也就是說,洛依然不是他的救命稻草!

這一回,換成他絕望了。

他壓根沒有想過拼命,剛才的那一幕,已經嚇破了他的膽。

“老子能拖著這小妞跟我一起死,也是賺了!”他終究還是個狠角色,生死關頭,仍然殘存幾分兇性。

他掐住了洛依然的脖子,決定和她同歸于盡。

“張恒,救我!”洛依然清楚張恒是她唯一的希望,開口求救。

呼救的時候,她心里很沒底,如果是以前的張恒,癡迷于她的美色,自然很是順從,可是今天,她卻覺得自己幾乎不認識那個敗家子了。

“給我個理由?”張恒淡淡問道。

“你,你想要什么,我都答應!”說出這話的時候,洛依然的心幾乎在滴血。

她知道張恒這敗家子堪稱色中惡鬼,自己做出了這種許諾,無異于剛出虎穴,又入狼窩。

但她沒有選擇,總不能就這樣和刀疤臉一起去死吧?

“先穩住他,回頭就算我不認賬,諒他也不敢拿我怎么樣……”洛依然在心中盤算。

然而,她卻是不知道,她的姿色,在張恒眼中一錢不值。

外貌,不過是一副臭皮囊罷了,終究要成為一捧黃土。

張恒也喜歡看美女,但這跟欣賞美麗的花瓶一個道理,對于她來說,美女并不是必需品。

所以第一時間,他就忽略了外貌,而是去仔細打量洛依然。

“咦?”張恒的眼神定格。

他明顯感覺到,在洛依然的胸口處,有著淡淡的靈氣波動。

她的脖子上掛著一根銀鏈,而在銀鏈下面,則是懸掛著一枚吊墜,張恒明顯興奮了起來,運氣不錯,竟然遇到了一塊靈玉。

玉器本身瑩潤,容易吸納天地靈氣,有的玉器能安神,有的能增長福運,有的甚至能為人擋災!

這種神奇的玉器,被稱之為靈玉。

張恒沒想到,在這遙遠的地球,竟然也有靈玉。

“成交!”他點了點頭。

二人達成了交易,刀疤男先是一驚,繼而則是大喜。

張恒要救人,這豈不是說他手上的籌碼有用了?

“你必須先放我走,不然我殺了她!”刀疤男立即說道。

“抱歉,我不喜歡跟人談條件?!閉藕闥媸終似饕?,屈指一彈。

一枚窄小而輕薄的綠葉,仿佛變成了鋒銳的飛刀,破開空氣,呼嘯而來。

“怎么可能?”刀疤男張大嘴巴。

還沒來得及做出下一個反應,樹葉進入他的嘴巴,直接穿透而過,帶著一道血線,飛行了七八米,最后深深的釘在一棵大樹上。

刀疤男倒了下去,再也沒有了聲息。

張恒一步步的走過來。

洛依然非常緊張,連連后退,直到撞到了一棵大樹。

“別,別過來……”她臉色慘白,在她看來,張恒要比刀疤男可怕十倍。

張恒的手朝著她的胸口伸了過來。

洛依然咬住嘴唇,閉上了眼睛,這個敗家子,竟然如此急色……

然而,預想之中的畫面并沒有出現,她聽到嘎嘣的聲響,睜眼一看,原來自己從小佩戴的吊墜被扯了下來。

“我們兩清了?!閉藕憧戳搜塾褡?,很是滿意,轉身便走。

洛依然怎么也沒想到居然會是這樣的結果。

她看著漸行漸遠的張恒,眼里閃過一絲復雜。

第三章:賣符

人和人之間的差距很大,同樣的事情,有的人做起來易如反掌,而有的人難于登天。

比如說張恒,從練氣一層突破到練氣二層對他來說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。

“沒想到這地球上,竟然也有靈玉……”張恒吐出一口濁氣,從公園的長椅上站了起來。

此刻,天已經蒙蒙亮。

他昨夜意外從洛依然那里得到一塊靈玉,品質雖然不高,但其中也有精純的靈氣,將其吞噬之后,張恒也就順理成章的到了練氣二層。

對于他來說,練氣一層和二層的差別并不大,但是卻給了他希望,地球上既然有靈玉,那么會不會也有靈石,靈藥呢?

只要有足夠的靈物,張恒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恢復修為,回到他的世界。

想要得到這些東西,那么張恒就不得不解決一個問題:金錢!

他被張家逐出門戶,銀行賬戶全部凍結,身上的錢所剩無幾,連租房子都夠嗆,昨晚上更是在公園的長椅上打坐了一夜。

修煉需要財,侶,法,地,排在第一位的就是財富。

“這個世界有自己的規則,我最好不要去打破……”張恒皺眉思索,若是在修仙界,缺少財富那倒是好辦,直接動手去搶好了,那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。

可地球,分明是有著自己的那一套規則的。

他現在實力弱小,還沒有辦法對抗整個世界,低調修行,恢復實力,才是正確的道路。

想通了這一點后,張恒一邊走著,一邊在思索著賺錢的法子,就在這個時候,他忽然間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。

朱砂!

在路邊,有一個出售殯葬用品的店鋪,有朱砂,黃紙,冥幣……張恒眼前一亮,用身上最后的錢買了朱砂,毛筆,還有黃紙。

“老板,借貴地一用?!閉藕愕?,神色卻是陡然間專注了起來。

若是有人仔細看他的雙眼,定然會發現他的眸子中隱隱閃爍著一抹金色的光芒……他大筆一揮,朱砂點點綻放,散落在黃紙之上,鼻尖輕點,在這紅色的筆跡之中隱隱有細如發絲的金紋浮現。

片刻之后,最后一筆完成,張恒已經是大汗淋漓。

而他手中的毛筆,卻是頃刻間化為齏粉。

“畫符篆對于如今的我來說還是有些吃力,所幸最終還是成功了,只是這凡人用的毛筆,過于脆弱,卻是不堪重負?!閉藕閂牧伺氖稚系姆勰?,走出了店鋪。

畫符篆需要靈紙,靈筆,那是需要特殊材料煉制的,張恒之所以能用最普通的材料完成,那是得益于他極高的符道造詣,換成其他修行者,是打死也做不到的。

賣符,是張恒所想到的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。

他所畫的度厄符,能夠幫人擋住必死劫難,所以張恒的定價不便宜,這枚符篆他打算賣十萬,多了怕是沒人肯出價,少了又虧,十萬塊錢倒是勉強合適。

普通人是肯定不會買的,他想了想,最終來到了靜海大學。

靜海大學是頂尖學府,在世界范圍內都有很大的名聲,能夠在靜海大學讀書的學生,一般來說都是天之驕子,可凡事總有例外,敗家子張恒也是靜海大學的學生。

有權有勢,就代表著有特權,張恒并不覺得意外,在修仙界也是一樣的,那些“仙二代”也是如此。

來到靜海大學,張恒微微有些恍惚,這又是敗家子的情緒在作怪了。

有的時候,他都有點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仙尊張恒還是敗家子張恒了,記憶融合之后,他總覺得自己好像多了些屬于敗家子張恒的情緒。

將這種奇怪的情緒壓了下去,張恒走到校門口,想了想,找了塊紙板,又借了一支筆,在上面寫下“十萬賣符”四個字。

做完這一切后,他將紙板撐起來,自己背著手站在旁邊。

“這不是張大少么?”

“還真是他,為什么他會在這里?”

“這家伙在干嘛呢?賣符?又吃錯什么藥了?”

張恒可是學校里的名人,像是他這種紈绔富二代,從來都不缺乏知名度,很多人都圍了過來。

旁人的注視,并沒有讓張恒有絲毫的表情波動。

在場之人,不過都是螻蟻塵埃罷了,他堂堂仙尊,豈會在乎螻蟻的想法?

“鼎鼎有名的張大少,竟然跑過來賣符,我說你還真是挺有創意的??!”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響了起來。

張恒淡淡的瞥了一眼,認出了來人。

此人叫袁傲,老爹是有名的房地產商,在靜海市也算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。

紈绔惡少要么臭味相投,要么則是互相看不慣,敗家子張恒與袁傲很不對付,一直作對,誰也奈何不了誰。

以張恒的角度來看,這無疑說明了敗家子是個徹徹底底的廢物,背靠著張家這棵大樹,連個袁傲都擺不平,真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“你要買?”過往恩怨,對于此刻的張恒來說不值一提,他仿佛沒有察覺到袁傲口吻中的譏諷,淡淡說道。

“你以為我是傻子嗎?花十萬塊錢買你這破符?”聞言,袁傲冷笑連連。

張恒知道袁傲有錢,所以看他一眼,和他說一句話,如今知道他不買,頓時興趣全無,依舊背負雙手,孑然而立。

“廢物,你以為你還是過去的張家大少嗎?”不知道為什么,袁傲覺得今天的張恒格外的討厭,過往的張恒,對他是蔑視,這他倒是能理解,畢竟他是張家大少,可是如今,他已經被趕出了家門,成為了喪家犬,本該龜縮諂媚,卑躬屈膝才對,沒想到反而愈發高冷了,此刻他從張恒身上感受到的不是輕視,蔑視,而是無視!

就好像他什么都不是,看他一眼都是施舍一樣。

這種感覺讓袁傲難受的爆炸,新仇舊恨涌上心頭,他的呼吸都陡然粗重了起來。

“廢物,沒有張家你什么都不是!”

“我原以為,你被逐出家門后,應該有自知之明,不敢出現在我面前,沒想到你竟然堂而皇之的站在了這里!”

“說實話,我現在要弄死你,跟捏死一只螞蟻一樣!”

袁傲的聲音尖酸,語氣刻薄,話里的意思更是充斥著羞辱。

然而,從始至終,張恒都好像一塊頑石,只是平靜的立在那里,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。

“媽的!”有的時候不理人比打人還要疼,袁傲氣的夠嗆,幾乎忍不住要動手了,然而就在這個時候,他忽然間看到一個女人走了過來,眼睛頓時亮了,連忙招了招手,那女人立即加快了腳步,袁傲看著張恒,面上露出古怪的笑容:“看看是誰來了!”

聞言,張恒終于有了一點反應,他看向這漸漸走來的女人。

周曼曼,敗家子原來的女朋友,舞蹈系的系花,一個月前被他用錢砸上了床。

可如今,這個身高一米七,走起路來婀娜多姿,畫著淡妝,穿著黑色低胸裝,露出深邃溝壑的嫵媚女人,卻是走過來,小鳥依人似得靠在了袁傲身上。

“沒有了張家,你就是一坨狗屎,你的女人,昨天就上了我的床,不得不說,滋味很不錯,嘿嘿,周大美人,昨晚我還讓你滿意不?”袁傲哈哈大笑,右手攬住了周曼曼纖細的腰肢。

“袁少,你可比他強多了呢?!敝藶迷趺囪莧迷磷畬笙薅鵲撓湓?,拋了個媚眼,嬌滴滴的說道。

看著這一幕,張恒的情緒微微有些波動。

他終于開口。

“你想要以這種方式來讓我生氣,讓我嫉妒,這只能說明你很可憐?!?/p>

“可笑!”袁傲冷哼一聲:“老子有的是錢,而你,卻淪落到在這招搖撞騙,可憐的是你才對吧!”

“你我都清楚,這個女人不過是玩物而已?!閉藕憧聰蛑藶?,淡淡說道:“她是我穿過的破鞋,遲早要被丟掉,可你,卻撿了起來,當成掌上明珠,甚至還來到我面前炫耀,你想要證明什么?”

袁傲的表情凝固。

“這只能說明,你很可憐,很自卑?!?/p>

“你總是盯著我,嫉妒著我,想方設法的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力?!?/p>

“可惜,過去我沒把你放在眼里,如今,更是沒有?!?/p>

張恒始終淡然,但卻字字誅心。

這番話,猶如利劍插入袁傲的心臟,他的臉皮變成了豬肝色。

而眾人,更是一片嘩然,包括周曼曼,她看著張恒的眼神中透著些懷疑。

這個敗家子是怎么了?

剛剛那番話條理清晰,那副神態更是鎮定自若,這還是那個白癡惡少么?

“過去你不把我放在眼里,是因為你是張家大少,沒了張家,你什么都不是!”袁傲雙眼通紅,他撇開周曼曼,咬牙切齒的看向張恒:“你想要賣符賺錢是嗎?我告訴你,不可能,有我在,沒有人敢買你的符!”

“袁少,你放心,沒人買他的破符!”

“就是,都什么年代了,還裝神弄鬼,騙傻子呢!”

“十萬塊錢賣符?他估計瘋了,要不叫保安吧,把他從學校趕出去!”

眾人紛紛表態,張恒本來就招人厭惡,如今失勢,自然人人落井下石。

然而就在這個時候,忽然間有一個聲音響起。

“誰說只有傻子才會買?”

“你他媽……”袁傲剛剛威脅過,馬上就有人打臉,這也太不給他面子了,下意識的就要爆粗口,然而就在看到來人的時候,他卻是生生的將半句臟話咽了回去,不僅如此,還變臉似得露出諂媚之色:“大小姐,您怎么來了?”

洛依然一步步走來,出塵如仙,傲世而立,恍若仙子下凡,說不盡的美麗清雅,高貴絕俗。

她面上的表情凝固,仿佛冰封一般,讓人大氣都不敢喘,有一種莫名的壓力。

然而,當她走到張恒跟前的時候,卻是展顏一笑:“十萬塊錢是么?我買了?!?/p>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//image99.pinlue.com/thumb/img_jpg/geLCFdrELgz3Fe232GtTxyXibyTqibiaOajRanFbPZpt8RmXgZXBNneGI9XBNdd2mVrFwPo0l13dFK77p8KsnykGg/0.jpeg
我要收藏
贊一個
踩一下
分享到
相關推薦
精選文章
?
分享
評論
诈金花真实游戏
神来棋牌下载 6个复式三肖多少注 分分pk10前三技巧稳赚 分分彩稳赚玩法 时时彩一星稳赚不赔 大乐透预测最准十专家 黑马计划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火龙果分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打麻将必胜绝技 北京塞车计划全天计划 pk10怎样买可以刷水钱 11选5算法计划软件 分分彩一买就输 通比牛牛玩法 老时时彩三星走势 北京pk赛全天人工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