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 豪运棋牌下载诈金花:我與幾種昆蟲的恩怨——地蜂 - 诈金花真实游戏|单机版多人诈金花

我與幾種昆蟲的恩怨——地蜂

小的時候,我掏刺猬,抓野雞,用自制的彈弓擊碎過電線桿上的瓷瓶,我甚至還干過一起縱火的勾當。那時候我家的院墻外長著幾顆巨大的楊樹,楊樹上住著大群的老鴰。我剿滅老鴰的原因很簡單,當我端著一碗黃米稠飯站在院墻邊狼吞虎咽時,一只飛翔著的老鴰將一泡白稀屎順便屙進了我的碗中。我乜眼望去,它居然毫不歉疚地站在一棵細丫杈上,一邊蕩秋千,一邊“呱呱”亂叫,似有得意狀。我把飯里的鳥糞用筷子夾出去,邊吃飯邊想著報復老鴰的辦法。我裝了一匣火柴,揀了片破報紙,像猴一樣爬上楊樹,逼近老鴰的窩窠,然后引燃報紙點著了鳥窩。老鴰驚飛,在長空以滑冰般的姿勢飛翔著、詛咒著?;鸚墻β?,我被燙得齜牙裂嘴,嗷嗷亂叫,但我還是堅持住爬下了大樹,脖頸上燎起了幾個大泡。

讓我最不能自諒的罪孽是我愧對了一群與我毫不相干的地蜂。這些穿著黑黃花衫,以輕薄的翅翼飛動著的生靈,并沒有侵害過我的生活,而且它穴居在遠離村莊的凹坑里。我和年齡相仿的一幫“閑錘子”,一到放學就糾集到一起,干些“英雄氣”十足的壞事。當我們發現一個地蜂王國后,就像發現了一個大顯身手的機遇,個個精神振奮。十幾個臟頭臟臉的半樁娃子,各獻計策,大有置地蜂于死地而后快之慨。那時候,大人們忙于如火如荼的農業學大寨運動,食不裹腹的我們有的是精力和時間。我們頭套污穢不堪的廢塑料袋,提著棍棒,像一支后勤供應不足的童子軍,開始了與地蜂的械斗。

蜂子組織能力奇強,作戰不惜犧牲。它們裝束一致,行動敏捷,又配備尖利的武器。相比之下,它們是正規軍,我們是游擊隊。我們滿懷敵意的挑釁行為,引起地蜂王國全體公民的極大憤慨。它們傾巢而出,螫得我們亂喊亂跳、鬼哭狼嚎地四處逃竄。我們逃到一個臭水坑旁,連衣帶鞋跳進水坑,才算脫離了一場劫難。

第一次的敗局,讓我們耿耿于懷,讓我們明白了天時地利對某些活動的影響。要想取得勝利,必須靜待佳期——等待一場瓢潑大雨。

我不知道人小小的心靈,為什么總懷有強大的征服欲和報復欲,這些昆蟲既不與我們爭食,又不與我們奪地,人類為什么偏和它們過不去呢?這是與生俱來的霸氣,還是后天形成的惡欲?

終于盼來了一個暴風驟雨的好天氣,我們當時雖然說不出“天助我也”這樣的豪言壯語,但已是勝券在握。

地蜂王國的災難,就像不期而至的大雨一樣突然降臨了,我們在每個蜂洞里灌注了臟水,使地蜂的翅翼因潮濕而無法振動,如注的暴雨讓它們失去了戰斗能力?;品湎勻晃薹ㄗ柚刮頤塹摹八ァ?,它們進進出出,表現出無可奈何的急躁,不足一個時辰,我們用鐵锨、鐵鏟掘出了地蜂苦心經營的溫馨家園,蜂群暴尸荒野。我們打開葵花頭般大小的蜂房,用沾滿泥漿的手掏食著甜美的蜂蜜。勝利的甜蜜讓我們顛狂了。

許多年匆匆而逝,我的童年也像那些黃蜂一樣,暴尸在記憶的原野上,經歷著暴風驟雨的洗劫?;厥淄?,一些小小的勝利已不足掛齒。生存像個看不見摸不著的大敵,一直追隨在我的身后。我在村莊里小心小膽地過著驢一樣的生活,卻從來沒有像驢那樣坦然和狂放過。

生存的艱難已磨消了我最初的斗志和好勝心理,生活的沉重,暴雨一樣束縛了我理想的薄翼。有人說,農民最可憐,也最可怕。雖然我還不至于成為后者,但我的農民兄弟們的另一面又讓我覺得無顏對人。每年總會發生這樣的事件:張三把田埂偏到李四的田間;李四乘夜偷了張三的麥捆;他們為偷抄一度電而對天起誓,為一渠撤溝水而掄锨拼殺……這些小小的狡詐和奸滑盡管不值一談,但對于農民而言,已接近了良心的底線,這不是最初那種好勝心理和征服欲望的翻版和復制嗎?

 

 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//image99.pinlue.com/thumb/img_jpg/F6hxGoMc9tYOeaCldiaYMNJUGgpZGqicjPk0NtrnBbnFTLmMrAgKqSTYsuPPLbd70N2F9Ymia8a8jTm3r2bma0TuA/0.jpeg
我要收藏
贊一個
踩一下
分享到
?
分享
評論
诈金花真实游戏